8.3/把孩子的游戏删了,他就能认真听课了吗?


来源:灰鸽叔叔(unclehuige)



1
自从有了“停课不停学”,就听说了很多家庭教育的“惨状”。“孩子玩游戏”这条“罪状”,不排第一也能排第二;惩罚手段之激烈,也应该能排进前三。

具体措施包括且不限于击打辱骂、没收设备、卸载删档等。常常是一波未平、一波又起,少数自以为“卓有成效”的,最后发现被“暗度陈仓”,结果“恼羞成怒”,导致“鸡飞狗跳”。

孩子抗性一大,就觉得有网瘾了,人生黯淡了,有些家长就跑到群里喊,“游戏害人啊!”“腾讯害人啊!”“马化腾害人啊!”……

很多妈妈有一个“奇妙”的推导:游戏和学习是反比关系。如果脑子是100,游戏占了20,学习就只能占80了;如果游戏占40,哇,那学习只有60了!赶出去,赶紧赶出去!

作为游戏党爸爸,我不太敢在疫情期间吭气,我连打游戏的照片都不敢晒,生怕背一个“丧偶育儿代表”的名分。一直到快开学了,我才敢在太太的鼓励下,稍微讲上几句。

2

有位妈妈,貌似很懂,分享了一些所谓“心得”,比如关闭下载通道,删除游戏记录等等,以为自己“打造了一片净土”。

感觉就跟我小时候我妈没收游戏机一样。

这样说吧。现在的游戏,这样堵根本没用。页游知道不?小程序知道不?在同学群里,就算你孩子独善其身,也架不住别的孩子扔链接。而且我告诉各位家长一个事实:

越是不需要主机、不需要下载、不需要存档、不容易被发现的游戏,营养度越低,危害程度越大

因为它不精致,也不可能承载太多有意思的东西,只能靠重复操作获得爽感,然后满屏幕都是充值按钮。

跟各位家长分享个道理:越是好游戏,越容易被发现,越是烂游戏,玩起来越隐蔽。你越觉得“自己管得有效果”,越是把孩子往烂游戏那里赶。

所以说,堵不如疏。

3
这么说也有很多家长不服气,说“游戏又不是刚需”。

我建议你们问问孩子他爹,游戏是不是刚需。

这样说吧,我觉得电子游戏就是孩子业余生活的组成部分,不玩游戏的童年是不完整的。

疫情期间又不能出门,游戏是让孩子保持同龄人社交非常重要的渠道。

可能又有家长说,“他们可以聊学习啊”——一看到这种话我就无语凝噎。你跟你闺蜜天天聊工作啊。

这跟我们大人聊衣服,聊包包,聊足球,聊八卦是同一个逻辑。

就拿我小时候来说,我要是天天和同学聊三角函数出师表牛顿三定律,大家肯定打球都不愿意来喊我,为什么大家喊我呢?因为我们要交换一下仙剑的存档:


这个游戏走迷宫太麻烦了,拜月教主太难打了,镇妖塔层数太多了,我们就互换一下进展,和李逍遥更紧密地同呼吸共命运。

那时候世界杯,大家都有心中支持的球队。怎么表达这种支持呢?


经历过这个画质的男同胞,大概率知道要把罗伯特卡洛斯调到前锋线上。

中国足球队捧起大力神杯的梦想,都是在手柄上实现的。

四大名著里,男同胞最熟悉的往往是《三国演义》,别说刘关张了,东吴有几个都督,臧霸伊籍阿会喃是什么角色,很多人都能说出个门道来。

十几岁的孩子,之所以肯翻原著,大概率是拜它所赐:


下面的日文看不懂对吧?我现在都记得,第二行第一个是寻宝。

这样的例子,我举百八十个都没问题。

相比贪食蛇和俄罗斯方块,这些游戏根本没办法“隐蔽地玩”,不开音乐都有缺憾,可能我们的家长也剧烈地反对过。但现在回头想一想,我们因此沉迷了吗?堕落了吗?

现在回忆起来,是不是觉得它还有一点梦想和创造呢?是不是我们能在聚会时依然兴高采烈的素材呢?凭什么我们认为现在的孩子不可以经历这些呢?

4
那些家长的焦虑,我仔细看了下,一半是时间管理的问题,一半是游戏品质的问题。

比如,孩子在上网课的时候偷偷打游戏,游戏里姑娘的吊带都掉下来了。

这得管。我也觉得,确实需要有个大人坐在一边,起到威慑作用。但管之前,我斗胆问一句:他平时有没有玩游戏的时间?或者说,作为家长,你有没有推荐他几个好游戏?

第一个问题,还有一半的家长说“有”;第二个问题,基本上就没人答了。

那孩子的做法就很简单了:因为只有上网课才有看手机和电脑的权利,所以他就偷偷地玩烂游戏。一看游戏不健康,你就会进一步压缩游戏的时间。然后他更加偷偷。游戏更烂。

这一路循环就很恶性。

要打破这种循环并不复杂:第一,要承认这是必需的乐趣,给他玩的时间,让他觉得没必要通过上课时间做这件事;第二,提高游戏的品质阈值,让那些即开即玩的破游戏根本入不了他法眼;第三,引导孩子愿意向家长分享他在玩的游戏,让我们更容易发现问题。

第二和第三件事,爸爸们特别擅长做,千万别浪费他们在这个领域的才华

不要老觉得“一玩心就野掉”,“想玩又不清楚能不能玩”更容易分心。

5
如果还有人坚持想当“删除派”,那我再分享一个故事吧:


这位家长,因为孩子没有按时起床,删除了孩子《我的世界》里的存档。

在他的眼里,可能这只是“处理了一个游戏”,可能有些家长还觉得,孩子的哭闹说明他“有网瘾了”,幸亏及时掐断了。

如果你这样想,那我觉得你根本没有走进孩子的世界。

那个他所自豪的,一点一滴搭建起来的宏伟城堡,原来在你眼里,只是惩罚他的道具。

而在他的眼里,那座城堡,是可以和父母共同分享喜悦的创造。

它和费了几天几夜完成的拼图,搭好的乐高,做完的手工,写完的书法一样,都是寄托着他们梦想,蕴含着他们劳动,让他们获得认同感的东西。它并不因为在屏幕里,是一个电子游戏,就会特别无足轻重,特别值得下手。


不是这样。

正视一个人玩游戏的需求,做好时间管理,发现好游戏,一起感受它的乐趣,你会收获更好的亲子关系,也能把“代沟”稍微磨平一些。

游戏研究社写过一段话,我特别喜欢:

无论是育儿也好,讨论也罢,我想,坐下来认认真真去看待他人所珍视的事物,承认它的价值(哪怕你面对的只是一个孩子),都能够让人与人之间的沟通,变得更美好一些。



作者简介:“文红号不红”的典范,全年累计白名单能开几千次,助攻各种大号10W+的原创作者。你期待他说热点,可能他在谈带孩子;你等他说亲子教育,他又发了停更通知……他自称“臀部大V”,他的特点是——上可读人民日报、下可谈王者荣耀。

大家都在看

最新

沪ICP备15045225号